不想出差慕

随手记的细节-白夜追凶29

看不见的星球:

小关:“老刘啊,你这大老远的跟着我跑到这,不会就是为了跟这老哥一块耍我吧。”


老刘:“你甭给我扣帽子啊,我还想问你呢,你借讲学的机会来这查乔森,为什么不直说。”


小关:“直说?然后让你大刀阔斧地带人过来,还有人敢真的开口吗?”


老刘:“不好说,但至少,比你去后三家子那么远……你啊,还是不相信支队。”


小关:“我那是不相信你。”



——话赶话罢了。老关不会不相信支队的,不过到现在这个时候,他不可能相信支队每个人,也不能把支队扯进来了。


 


“哎,你们二位……真是公安呐?”



——老板的表情和语气太可爱了。


“有人在红旗街见过乔森,我查到了一些线索,关队啊,是否感兴趣去一趟啊?”



 


红旗街的小黑诊所,老刘逗着鸟,小关抬头看周围。墙上的大合影,看起来很光鲜。隐约能看到,2007年XXXX专业……全体师生毕业留念。门上和墙上,非常生活的宣传广告和药品广告。




——我想剧组应该就是在长春找了这么一家村镇小诊所吧,这布置实在是太接地气了。墙上那张合影太有味道,简直能脑补出一位科班出身的医生,医术还不错,不知犯了什么错误沦落风尘。每天冰冷冷地给一群刀头舐血的亡命徒包扎、开药、缝合伤口,取出子弹,或许注射一针过量的吗啡。做这些事的时候手都不会抖一下,却一直留着自己青春光鲜的岁月,证明着过往荣誉的合影,不知道扫一眼的时候会不会有一点神伤。


“你毕竟在救他们。”


“如果说给他们打上一针七十毫升的吗啡也算救的话,也算是。”


“虽然我说不好你这么做是不是在救他们,但是对他们来说,也许确实是他们心里想要的。”




——剧中很多配角的演员真是很合适……这位黑道医师,看上去稳、冷、狠,干净利落。眉宇间有种融合了冰冷、狡黠和世故的神色;格子衬衫和V领背心又带了点强作学院派的味道……


医生:“你们看他也不会让他变得更好。”


老刘:“也许吧,你应该能理解吧,这人有时候吧,明明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可是心里啊,总还是在想,去做些什么。”


——你应该能理解吧。老刘太懂人心了。或许大多数的刑警,都真切地体会过那种感觉:“明明知道自己做不了什么,可是心里总还是在想,去做些什么……”
 


“不光眼睛,连耳膜和舌头都……不过他们确实没有伤害他的性命。”



乔森抚摸上鸟笼,手指颤抖着,笑了。




——即便这种状况下,这个笑容依然有种来自心底的欣慰。


“是我坏了规矩才会遭到这种处置”“和津港有关”“到老还是贪心了一次”


“你的委托人是谁”“叶方舟  ”



——尝试了一下,闭上眼睛让他人在掌心写字,想要识别出来还是很艰难的……


 


回津港了。老刘和大关一起从机场卫生间出来……周巡派了人来接,大关没跟着走。



 


小迷妹出现了。“你怎么来了?”



——这么问的话,大关也并不知道小周会来?


——这时候天快黑了,可能已经提前约了韩彬,并且准备和弟弟交接了吧。


 


叶方舟:“你帮我跟大哥解释一下,长春那边我也不知道他们会查到这一步。但请大哥放心,我会想办法补救,挽回局面。你帮我转告大哥,这次不管搞出多大动静来我都会自己收拾干净的!别他妈跟我提这个,要不是他那套无厘头的执念……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我告诉你,姓关的他必须死,怎么死不是死啊。行了,事后我自己跟大哥说。”



——看到大关拖着行李箱上了小周的车。


——“无厘头的执念”究竟是什么,非得让老关背个黑警的锅,身败名裂地去死么……多大仇?


 


大关在小周的车上发了个消息——多半是发给韩彬约定会合地点的。


开解了一下小周和刘长永的关系……中途低头看了两次手机,但是屏幕都未亮起。



 


“天下的父母其实都一样,自己的儿女功成名就是一回事,他们更希望看到的,是自己的儿女能够平平安安的过一生。……从小酒铺子到机场的快餐厅,我们没少聊。”


——手机震动了,又回复了一条消息。


 


小周:“你们居然还能在酒铺聊,他酒量很差的,您不会是把他搀回去的吧。”


大关:“他没怎么喝,我又从来不喝酒,就是聊聊。”



 ——察觉失言了。那一瞬间表情紧绷,随即又和缓下来。


 


“你知道的,我一喝酒就出洋相,所以戒了。”




——这个表情的变化,应该不会是故意卖的破绽,关老师就是失言了。百密一疏啊。


 


周巡的电话打进来,没接,直接把手机扣过去了。


周巡也没再拨,直接打给了小周。



 


老周:“电子巡逻图显示,你的车在机场高速。我让小陈去接老刘了,那么你接的就应该是老关吧。如果他在你边上让他接个电话。”


小周:“关老师,周队找您。”




——釜底抽薪,这次老周真是干净利落……


 


周:“哎,我说老关啊,电话都不接了啊。你这是就坡下驴啊,怎么着,真打算不干了。”


关;“现在找我什么事啊。”


周:“金山的案子已经结了,咱们的戏也该收场了。赶紧回来回复顾问的身份。哎,说正经的,你去长春有什么收获,分享分享呗。”


关:“等见了面再说吧。”


周:“也行,那我让小周直接把你送队里来。”


关:“我还要去支队附近办个事儿,等办完了直接去找你吧。”


周:“哎哟,那你得抓紧啊,天快黑了。”


关:“什么意思啊。”




周:“嗨,老刘好不容易回来替我值个夜班,我可以回家睡个囫囵觉,反正你快点吧。”



——周巡知道吗?之后小关说起大关的黑暗恐惧症时,他还是有点惊讶的。但至少这个时候,他应该已经知道兄弟两人的轮换,之前夜里出现的都是小关。


 


叶方舟一直在后面尾随,看着大关下了小周的车,独自离开。本想跟上老关,转眼见小周走向了路边的……85°C。




——行李箱还在小周的后备箱里,大关自己下了车。之前还和周巡说,我先去支队附近办点事,这里应该离支队并不远。非常好的细节——通常而论,如果拖着行李离开,那多半就是要回家休息了;行李箱还放在车上,稍后应该是要回支队会合的。而小周进85°C买了两杯饮品,给关老师捎一杯,一会儿碰头。对尾随的叶方舟而言,也是很顺理成章的联想。


——刀子或者枪都是很暴力的手段,根据洛卡尔物质交换定律,能留下的痕迹也越多。小周的奶茶很可能是带给关宏峰的,如果能下毒把他干掉,是很顺手的事儿。


 


街对面,大关上了一辆白色SUV。嗯……这时候他钻进了后排座位。



金山在病床上和老刘说,那批枪是之前三哥进的货,有约定不能在津港出货,他过来也是为了阻拦出手这批货。当年的卖方……好像是个津港的警|察。


 


小关在和法医姐姐调情……电话震动声响起。



——回忆片段黑白影像中的的沙发,大号玩具熊和大脸猴,终于变成了彩色。


 


大关开了车门下来,嗯,什么时候挪到副驾位上去了?



——车牌号,港CAR369,韩大佬的低调车。


大关:“周巡急着见我倒不是问题,但我觉得他的口气有异样。天马上就要黑了,咱们赶紧交接吧。为了节省时间,就穿第四套衣服。对了行李我放在小周车上了,你记得赶紧拿。手机等见面的时候我再给你,你赶紧换衣服,啊。”



——第四套衣服,这个阶段,可能在老板娘处,在法医姐姐家都有一些服饰备份了。


 


韩:“关队,如果你们兄弟的身份要是曝光的话,我得提前告诉你,我做刑事辩护的收费可不低。”


关:“如果真到了那个程度,我相信,你有很多辩护以外的手段帮助我。”


韩:“我先拿这话当好话听。”





——一直没怎么写韩律师,他绝大部分的特质,或者说最核心的特质,是属于《刀锋上的救赎》的。在《白夜》里,,至少到目前为止,他还只是正义小分队一个逆天的外挂。


——两位犯罪侧写的专家,恐怕几个照面就看出了对方的端倪。之前走投无路时大关不让崔虎过来,却毫不犹豫就把韩彬拖下了水,可能也是清楚,尽管在如此险恶的漩涡中,韩大佬也足以自保吧……不仅如此,甚至还能援手他人。


韩:“找我有什么事?”


关:“我去长春调查的结果,你大概都了解了吧。”


韩:“和我有关吗?”


关:“简单点说,随着调查渐渐的深入,叶方舟,可能还有他身后的势力,一定有所察觉。事情到了这个阶段,所有的涉事人员,其实都存在人身安全隐患,我需要你的协助。”


韩:“馨诚前一段时间被抽调去保护的那个卧底探员,身手好像挺不错的,听说当初是你半个徒弟。”


关:“她在剿灭金山犯罪团伙的时候牺牲了。”


韩:“我知道,别误会。我只是觉得她要是还……活着,不是更适合协助你吗。”



——这个外挂真心有点逆天,长春调查的结果和林嘉茵的生死,韩律师都是知道的……


 


沉默了两秒钟,转过头,仿佛下定了决心。


“韩彬,我是在求你帮助我。”






 


韩律师垂下眼睛,也沉默了两秒钟。


“好吧,说来听听。”




——总觉得大关和韩彬之间这几段对手戏,非常有古风。死生契阔,与子成说。两个相互欣赏的聪明人,压根不用多说话就自然明了,仿佛《世说新语》中白描写意的魏晋风流。王子猷雪夜访戴,不必见戴;桓伊为王徽之吹笛三弄,不交一言。大关站在明暗的边缘,而韩彬早已遁入暗夜了。两个人未来的命运,至少从现有的文本来看,都是无法预期的。但无论日后,是基于立场的河梁生离,还是很可能会面对的山阳死别,都无法抹杀此刻知己一诺的场景——真的很动人。


——我写这些太絮叨了,远不如 @桑之未落 姑娘几句话来得直截简单。


“因为这是我求你的。”


叶方舟那边,一直尾随着小周的车。



 


音素酒吧门口。



——电器着火不要怕,快把电闸去拉下……


这个横幅拉在韩大佬身后为什么觉得这么……好笑呢。


韩:“放心吧,我尽力而为。”


关:“那就多谢了。如果目标出现危险,你会……”


韩:“我会尽力斡旋,把情况化解。”


关:“那万一不能和平解决呢。”


韩:“无论和平与否,我都会解决的,这么说,你该放心了吧。”





——无论和平与否。


韩大佬的不和平意味着什么,关老师此时心里应该是清楚三分的……但他依然要了这个承诺,就像他之后给林嘉茵的底线。


关:“韩彬,你是罪犯吗。”




 


韩:“关队,你还是警察吗。”





微笑一下,颔首作别。



——大关和韩彬的对手戏实在是有“惊心动魄,一字千金”之感……


可以把这两个微不可见的颔首,视为两个肯定的回答吗……叹息。


 


“来,给你买的。”


“给我买的?……谢谢啊。”





——紧紧地抱住了手里的奶茶和点心。这个笑容真是太喜悦了,从心底里浮泛出来,压抑不住的开心,然而如今看到却更觉伤心。


——刘队好像有……瓜子牙啊。不知道其他地方怎么叫,就是经常嗑瓜子儿,门牙上有一到两个小豁口。也是个零食爱好者么……


 


“你还希望给关老师……做助理啊。”

“对过去的事吧,我既谈不上了解,更不能理解。也许婚姻关系中,本来就没有谁对谁错。过去的,就该过去了。后来,我只是嫌弃您作为一个支队领导的做派。但就像关老师说的,人无完人,是吗 。”




 


“爸,谢谢您,要注意身体。奶茶要记得趁热喝哦。”



——老刘留给这世界最后的笑容。


宽恕我的平凡,驱散了迷惘……每个人都有自身的弱点,但老刘没辜负身后那八个字。剧集真的拍得很内敛,之前老刘在长春穷追不舍地四处追寻,周巡在千里之外感慨着,这老小子什么也不明白,还到处瞎露头……当时已经被剧组提前放出的主题曲MV剧透了老刘会牺牲,心下觉得他很有可能就此交代在长春。但刘副队长最终找到了关键证人,平安地回来了。


却在回来之后,死于一杯女儿亲手递过来的花生奶茶。


真是很荒诞——当很多人终于开始转变态度并开始喜欢他的时候,以这样一种荒诞的方式,一个人悄然死在了办公室里。当时他身边没有人,没能留下只言片语,以那毒药的剧烈程度,恐怕也说不出话来了。儿子还小,他刚刚才跟女儿和解,所有的喜悦和希望就此戛然而止。


 


周巡:“你把213那个物证调出来,一会儿我要看。”



——如果周巡消除了对小关的怀疑,重新考虑这个问题,那就应该清楚地知道,现场指向小关的证据是伪造的。指纹和DNA都有嫁祸的可能,那么,最容易做到这一点的,是谁呢。


 


“王哥,周队让我调一下7173号物证。”



 


叶方舟一直停车在分局门口,等得焦灼不安,一个小弟推门上来。


“MD,还不来人。”


“大哥……他说那个……”


“别TM管大哥了!我现在都自身难保了,就差这一下了!”


“关队”终于乘出租到了,周巡却从里面迎了出来。
 


周巡:“嘿,老关,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小关:“我哪敢呐。再说了,我行李还在小周车上呢。”


周巡:“哎,等一下,咱先别回去了。我刚跟老刘置了一肚子气,咱哥俩溜达溜达去。”




 


叶方舟掏枪就要下车,小弟急忙拦住。


“叶哥,你疯啦!那可是周巡啊!这可是公安局门口,你要在这开枪,大哥要是知道,是再也不会帮我们兜着的!”



——叶方舟此时大概也是狗急跳墙式的……已经找到了乔森,下一步就要查到他身上了。


 


周巡:“就算叶方舟倒卖军火,盗卖赃物,甚至手上可能还有人命。他和安廷相识,也没错儿。但安廷为吴征的灭门惨案作了伪证,以及和王志革袭击支队的事有关联,这并不能代表关宏宇是清白的,更不能代表,叶方舟就是陷害他的主谋。”


小关:“是啊,希望抓到他们以后一切就都能真相大白了,反正我是相信我弟弟是被冤枉的。”


周巡:“你当然要这么相信才对,但很可惜,我不相信你是被冤枉的。”






周巡:“我知道高亚楠相信你,而且在案发之前,你们就已经和好了。当然,还有你哥……他冒了这么大险,和你共享同一身份,对,你们俩才敢耍了我这么久。”




——摊牌。第八个知情者。


 


两人的手机都开始一刻不停地响,周巡的铃声,小关的震动。


 


周巡:“怎么着,这么久还不扑过来,是因为在支队门口不敢动手?还是上次被我打怕了。”



——小关的右嘴角极其轻微地扯动了一下,扭了扭脖子。


 


小关:“周巡,你是不是想抓我弟想疯了。”


周巡:“关宏宇,别再隐瞒了……上次在水房你拿枪指着我,还记得跟我说了什么吗……我再给你提个醒,上上次在公交车上发生的事情,你也应该知道吧。”





——小关还是很镇定,说那句话的语调,全然像大关。


——当然,这是演出来的……但在此时此刻,有谁会不把他们当做实实在在的周巡和关宏宇呢。


周巡:“百密一疏啊…你们哥俩在我眼皮子底下演了这么久的双簧,却因为这一点点小的失误。在水房那次,你并不是第一次拿枪指着我。当然,你以为是,这也没错,因为上一次,是你哥。”





小关的回忆——既然水房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那么上一次,周巡为什么要把大关透露出的地址告知并不参加抓捕的高亚楠?




——那么,就摊牌吧。


 小关:“原来,你要找我哥,聊的就是这事。你一直对能抓到我,真是有执念啊。”



——小关的音调和气场,瞬间就变了……原本总有点低垂的眼,一下子就变得凌厉且有星芒了。


 


小关:“事已至此,别的我也不想多说了,我就想告诉你,如果在我心里,我是杀人犯的话;或者换句话说,如果吴征那一家五口是我杀的,那那天在水房,我手里也不差多你这一条命。”






 ——老周笑了。




——小关也笑了。


——小说里小关的回答是:“事已至此,多了我也不想说,如果能把我哥撇干净,我现在就服绑。如果不能——”说着,他右腿向斜后方撤了半步,整个人似乎都进入了准备战斗的戒备状态。


——各有各的萌点?不过剧中这种处理方式挺好的。小说里虽然萌,但有点过于戏剧化了。


 


2月13日21:00


“宏宇,能不能答应我……以后不跟那些人鬼混了,咱们好好过日子行吗。”


“行,我向你保证,以后呢,只跟着你鬼混,行了吧。”


 


2月13日22:20


“我在街面上耍这几年呢,虽然都是小打小闹,但也承蒙各位的照顾。这眼瞅又是一年了,我琢磨,我这岁数越来越大也该收收心了。我打算以后本本分分过日子,从今儿起,十二点以后,咱北城街面上就没我关宏宇这一号了。一个是向各位表示感谢,再一个跟你们道个别。先干为敬啊。撤了。”





——铜火锅,小饭店已经打烊了,可能是他们的常驻据点。


 


“关子,要不是认识你这么多年,哥哥我还以为你跟我逗着玩儿呢。咱们不是居委会大妈,思想工作咱们就抛一边。兄弟,给个痛快话,有商量吗?……我也不瞒你,这钱不是你的就是我的,你要是把它收了,舒舒服服的入行。我要是把它收了,就得按规矩纳投名状了。你好好想想,不要让哥哥太难做。”


“是难做人啊,还是难做狗啊……呵。”






——还附送一声轻蔑的笑。


——入行,入什么行?可能是运毒?


——小说里的包是驴牌的,这个倒是看不出来。不过钞票的捆扎带上,和军火案一样,落的还是“王鑫”的章~



——墙上好几张二人转海报,又见王二华珊珊。估计火锅店这段是在长春拍的……


 


“干他!”



——打起来了,一对七。


有点像关公温酒斩华雄,根本没拍是怎么打的……里面叮咣一阵乱响,几声哎哟哎哟。




——小关应该并没带凶器。上面一幅图,中间偏右黑衣服的小弟掏出了一把刀,刀背上有并排的打孔,和之后小关扔进下水道那把有点像。


 


一人腹部刀伤倒在地上,两人捂着脑袋靠着墙。大哥匆忙拿出手机打电话。




——三人丧失战斗力了。小关的武力值啊。


 


“喂,TMD,这小子TM翻脸跑了!”



——给谁打电话?究竟是什么人想让小关入行?


 


“喂?”


“宏宇,这都快十二点了,你怎么还没回来,你在哪儿呢?”


“亚楠,我……我可能暂时回不去了。”


“啊?出什么事了?”


“我也不知道,我跟……一帮人,我有可能杀了人。”


“什么,杀人?”


“一句两句跟你说不清楚,我……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跟你多说了,我得赶紧打电话问问我哥。”




 


“喂,哥,你听我说……”


“赶紧跑吧。”


“啊?什么?”


“出人命了,现场有证据显示,很可能是你干的。不出意外的话天亮之前协查通告就该公布了,你要么投案自首,要不就把事情说清楚,要么就赶紧跑。”




——凶器,刀背上有打孔。


——小关把凶器扔进了下水道,看起来,惊慌之下他也并没有清理指纹。我觉得那个捂着肚子的家伙不至于死,小关其实算是自卫伤人。但是,能证明吗?当天晚上这伙人会报案吗?


叶方舟在车里接到了一个电话。


“你说什么?真是天不绝我啊。既然这样,咱们再推一把,让他们整个长丰支队都瘫痪!这样,你听我说……”


 


周巡:“你被通缉是因为杀害了吴征一家五口,你知道吴征是谁吗。”


小关:“说心里话,我都不知道怎么就莫名其妙成了杀害一家五口的通缉犯。”


周巡:“你们哥俩信息不对称的地方还不止一处,吴征是我们的人,他是市局的卧底。他们一家遇害的那天早上我们还通过电话,他跟我说有一个不得了的发现。长丰支队被犯罪集团渗透了。而且延伸到了级别很高的程度了。”


小关:“吴征既然是市局的人,为什么会跟你通电话。”


周巡:“你越来越像你哥了。问得好,因为我是他的牧羊犬。就像赵馨诚之于林嘉茵,出于行动保密的需要,市局经常会从各分院局抽调人手参加行动外围的保密工作或者是联络工作。因为这行经常会开玩笑说卧底是披着狼皮的羊,所以我们这种人就是牧羊犬。我的羊死了,而且死了一窝。从现场证据上看,杀他的人就是你。但从现在开始,我不得不重新考虑这个问题。”


小关:“重新考虑?你想怎么样?”






——书中多了一段,关宏宇盯着周巡说:“是么?我还以为你能串联出来的线索,会是我哥其实就是吴征所说的那个被犯罪组织渗透的高职级警官呢。而我是为了我哥,所以杀掉吴征全家灭口。”


——其实之前林嘉茵已经告诉大小关吴征的身份了。


警车声响起。






——两个人的眼神太好了。周巡仿佛是在用眼睛说,不是我!


 


老白带着人在费天王注视下走进网球场。




第29集end

评论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