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出差慕

【关周】关宏峰,游泳健身了解一下?

太甜啦!谢谢太太!腊八快乐

电动小笨瓜:

*腊八快乐!


*迟来的生贺, @不想出差慕 生日快乐!因为今天才在微博上对上号哈哈哈,我是一只愚蠢的土拨鼠。


*傻白甜嘿嘿嘿


————————


“周队,A区域一切正常。”


“报告,B区域一切正常,没有发现目标。”


“C区域一切正常。”


“D区域...”


周巡扶了扶耳麦,听到所有派出去当便衣的小队都报告着“一切正常”,不禁有些烦躁。


这贩毒团伙盯了能有三个月,好不容易抓到一个在团伙里还算有点地位的下线,准备钓上个大鱼。可是这接头地点却选在了人多且杂,容易脱身的市中心大商场,关宏峰和周巡几乎调动了支队里的全体人手来伪装成路人盯梢。


地点在三楼的一家咖啡店,就在周巡所在店铺的旁边。


快到了约定的时间,也没有任何可疑人员接近已经被控制住的“诱饵”,商场里也没有出现嫌疑人的身影。


“小汪,你那边怎么样?”周巡不动声色地敲了敲耳麦,询问小汪那头的情况。他手里翻看着一件白色毛衣,在镜子前比量了一下,心想这衣服还挺适合自己,却看着吊牌上的价钱直咂舌。


“一切正常,不过师父,为什么一直有人往我这里看啊?难道是我的魅力掩盖不住了?”


小汪昨天一听今天要便装盯梢,沉寂在心中的表演欲一下子便活泛了起来,立即在地摊上买了一条快一米的大金链子套在脖子上,穿得跟个移动的金色窗帘似得,装起一个吊了郎当的暴发户。


“废话,哪个正常人十个手指头上都带戒指,赶紧把那几个破玩意给我摘下来!”周巡选择的店铺位置是三楼的正中间,大商场的中间是环形中空的,周巡正好能从这里看到二楼靠着玻璃栏杆装酷的小汪,气不打一出来。


公共通话频道里传来了几声低笑。


“傻笑的都把牙给我收回去。”周巡低声警告,他放下了甚得自己心意的白色毛衣,瞥到了一件同款的黑色毛衣,也是高领的。


周巡挑了一件比自己平时穿的大一号的举起来看一看,“这件应该适合老关穿”,这个念头突然不合时宜地出现在脑海中。


“老关,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周巡轻声询问,周舒桐听了一阵白眼,周队对关老师和其他人的态度还真是截然不同。


关宏峰还穿着平时的一套衣服,装作来逛街的人在三楼的服装店之间溜达,路过周巡呆着的服装店没有侧过头去,而是轻微地点了一下头。


“一切正常”,关宏峰用余光瞥见了周巡正举着两件毛衣看来看去,“离约定时间还有五分钟,没有特殊情况的话,目标就快出现了。”


话音刚落,关宏峰便看到离自己一百米外,一个染着微黄头发的男人在盯着自己,看样子二十出头,身上还穿了一件松松垮垮的大衣,里面鼓鼓囊囊地不知道塞了什么东西,他看起来有些紧张,一直攥着衣角不肯松开。


待到关宏峰疑惑地看了一眼这个行事古怪的人,他却眼神躲闪地避开了关宏峰的目光。


这难道就是今天要钓的鱼?


自己已经暴露了?


什么时候暴露的?


关宏峰疑惑地摸了摸下巴,他微微侧过身去,用手摸了一下耳朵,实际上是挡着那人的视线说了一句,“C区域注意,我好像暴露了,先不要轻举妄动。”


周巡一收到命令,为了防止打草惊蛇,赶紧贴着墙向关宏峰的方向看去。


他计算着那人身上可能带着毒品和枪支,最近的便衣小队已经偷偷地靠近他到五十米处,可是周巡恨不得让他们更接近一点,生怕关宏峰会有一丁点生命危险。


关宏峰正过身子,装作毫不知情地迎面走向那个一直盯着他的人。


八十米,五十米,他离他越来越近了,那人看起来越来越紧张,支队的人心脏也快提到了嗓子眼。


那人吞了一口唾沫,看到关宏峰马上要和自己擦肩而过,下定了很大决心似的,手伸到了大衣兜里,一个健步冲到了关宏峰的面前。


C区域的小组已经在背后握好了枪,周巡的心猛地一跳。


关宏峰在大衣里的手也紧握起来。


“这位先生,游泳健身了解一下?”


————————


空气安静了一秒。


关宏峰愣了,周巡愣了,C区域盯梢的小组也愣了。


确切的说,所有支着耳朵听动静的人,都愣住了。


“一看您就是事业有成但是疏于锻炼,不过没关系,我们鼎龙健身有专门的教练为您量身打造健身计划,让您一个月瘦下十斤不在话下,分分钟变成彭于晏,而且我们设备齐全,服务周到....”


小伙一开闸就说个没完,像是连珠炮似地推销着健身服务。


游泳健身的传单都快怼到了关宏峰的脸上。


通话频道里传来了一声爆笑,原来是周舒桐恰巧走到一个死角,周围一个人都没有,笑得肆无忌惮。


所有人都忍不住低笑了起来,小汪更是夸张,把脸埋在了刚买的一份报纸里,肩膀颤抖地停不下来。


周巡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忍不住笑了几声,为了不让周围的人怀疑,他特意拿下架子上的一件大衣遮住了脸。


关宏峰的脸色当然不会太好。


顾客就是上帝,上帝不高兴了,小伙觉得自己需要再接再厉,“唰”地下一摊开了大衣,大衣内衬居然缝了好几个兜,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传单和名片。


怪不得从外面看起来鼓鼓囊囊。


“不选择鼎龙健身也没关系,我这里有马华健身,韦德健身,龙辰健身,还有各种瑜伽课程,先生您看看对哪个比较感兴趣?”他边说边往外掏出各种传单。


关宏峰的脸更黑了。


他象征性地往前走了几步表示拒绝,没想到小伙又锲而不舍地跟了上来。


“先生,适当的游泳健身可以摆脱中年发福。”


我看起来有发福吗?关宏峰面无表情。


“游泳健身还可以促进夫妻和谐,让您每天晚上更持久。”小伙神秘兮兮地凑上来,故意在关宏峰的耳边说了一句。


这句话理所当然地被公共频道放大了。


又引起了耳机里的一阵骚动。


周巡怕关宏峰尴尬,咧着笑嘴呢还不忘打了个圆场,“都给我集中精力!”


关宏峰心想还是老周关键时刻靠谱。


正要关宏峰要说话打发走这个碍眼的推销小哥,马上看到了和嫌疑犯照片上一模一样的人要踏入咖啡店。即使他故意低调,带着口罩,但是关宏峰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右手手腕上的刺青。


周巡也在同一时间发现了,“行动!”,话音刚落,他立马冲了出去把人摁倒。


“不许动!警察!把双手背到后面!”周巡单腿压着嫌疑犯的后背,掏出了一把手铐给人拷上。


几乎所有的小组一时出动,把嫌疑人围了个严实。


“行啊长个心眼带了个口罩,可惜还是上钩喽!”周巡一招手,让人把咖啡店里的“诱饵”带出来。


“今天大家表现不错!收工!”周巡拍了拍手。


推销小哥被眼前的变故快要吓到磕巴,他压根没想到身边居然潜伏着这么多便衣,却也保持着极高的职业素养,“先生您看...这警察就是不一样,我们还有搏击课和空手道,您上完这课,身手不比他们差啊!”


关宏峰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从大衣里掏出一副手铐,故意举高在他面前轻轻一晃,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关宏峰打发人的方式都这么别具一格。


这时周舒桐跑到了关宏峰的面前,“关队,人抓住了,等您回去审问”。


关宏峰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彻底石化的小哥。


————————


自从那天以后,周巡就把那句话挂在嘴边。


关宏峰对此非常头疼。


就像上次,周巡拿着一堆资料找关宏峰来分析案件,突然抬头严肃地板着脸。


“关宏峰。”


“怎么了?”


关宏峰看着周巡不常有的神态和对自己不常有的称谓,以为遗漏了什么重大线索。


“游泳健身了解一下?”


周巡说完,反倒自己先没憋住,“哈哈哈”地笑倒在沙发上。


关宏峰无奈地看着扶着沙发背大笑的人,这是本周第三次周巡这么做了。他还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肚子,难道真的中年发福了?


有人曾经撺掇小汪拿这句话调侃关队,可是小汪还不想英年早逝,他还要娶赵茜为妻。他心里清楚的很,全支队上下,也就师父敢拿这个和关队开玩笑。


就像周巡总是区别对待关宏峰一样,关宏峰也同样区别对待周巡。


周巡对此乐此不疲,他会在中午端着餐盘蹭到关宏峰旁边,然后把自己那份红烧肉,挑几块最大的夹给关宏峰。


等关宏峰顺其自然地夹起红烧肉的时候,周巡又会故技重施。


“游泳健身了解一下?”


关宏峰一愣,还是把红烧肉放在嘴里,故意嚼得很响,装作很香的样子给周巡看。


然后周巡总会低下头“嘿嘿嘿”的傻笑。


几乎每天都要重复这样的戏码,无论餐盘里的荤菜是红烧肉,狮子头,还是鱼香肉丝。


关宏峰并不打算拆穿周巡的小伎俩。


高亚楠斜眼看着两个像是幼稚园毕业的小孩,不厌其烦地演着过家家。


周巡在思考这段时间会不会把关宏峰喂胖,他以前可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但现在的境况不大一样。


上次在商场里看到的黑色毛衣,周巡用了一个月工资攒下的钱买的,关宏峰虽然不缺衣服,但是一周总有两三天的衣服丑得各式各样,总有点说不过去。


他这是在帮助支队提升平均审美水平。


周巡怕这衣服再拖几天就送不出去手了,所以在下班之前叫住了关宏峰。


关宏峰拎着一个纸袋进了周巡的办公室。


“老关啊”,周巡边说边往外套黑色毛衣,心里还有点忐忑。


“游泳健身了解一下?”今天的关宏峰看起来心情不错,还接了一句周巡经常用来调侃自己的话。


“什么啊”,周巡没想到关宏峰会来这么一句,笑着摆了摆手,把黑色毛衣递给关宏峰,“送你的。”


关宏峰看清楚黑色毛衣的样式之后,稍稍愣了一下,他把手里的纸袋放在一边,接过衣服打趣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啊?送我衣服?”


“腊...腊八?”周巡觉得这个借口很愚蠢,什么时候腊八节从喝腊八粥变成送礼物了?


关宏峰盯着周巡看了一会,把纸袋递给了周巡,“打开看看?”


“文件吗?怎么还用袋子装着?”周巡拿出了袋子里的东西展开来看,一下子就愣住了。


这个周巡那天在镜子前比量了好久都没舍得买的白色毛衣,和他给关宏峰买的黑色毛衣是同款。


他惊喜地看向关宏峰,关宏峰送过他的礼物好像只有十年前的一副扑克,还是饭店里赠送的那种。


“咱俩这是同款哎。”周巡挠了挠头。


“不算同款。”关宏峰调整了一下椅背,故意靠近了桌子那头的周巡。


“那算什么?”周巡任凭关宏峰靠近,他第一次入现场都没有这么紧张过。


心脏的位置微微发烫。


“情侣款。”关宏峰打量着周巡的神色,那人还真是一脸迷惑的状态看向自己。


难道他说得还不够清楚吗?


关宏峰靠近周巡的耳侧,想让他一次听个明白,没有装傻的理由。


“周巡,关宏峰了解一下?”


————————


FIN



评论(1)

热度(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