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出差慕

老曾:

这是一位杂食小友给我的临别赠言。
我已誊抄了很多遍。
刚发现办公室没墨了,沾水又写了两遍。

我誊抄的时候就想,在她眼里,怎么样我才算是个人呢?
她非常喜欢周巡,是杂食,而且不主关周。她对我极为友善,我也尽力地给了大概没有价值的善意,帮了大概很多并没有价值的忙。我为了她的偏好,特意在《哥本哈根崴脚者》里对周巡在h里的特性做了些许调整,觉得大概能使她饱足——然而第二天还是第三天之后,我心态炸了。

我誊抄的时候就想,看见一个自称讨厌女性被强奸的人,幻想给她心爱的周巡裆里装上女性生殖器,人生初体验是被幺鸡强暴,为此感到极为快乐并说“周巡多灿烂啊这样也不可能折损他的光辉”“我爱周巡”——的时候,我能视若无睹,并说“我能尊重和包容这种爱好”,就是个人了?
那我可能做不了人了。
爱周巡,幻想背叛他欺骗他给他拴个狗链子溜他,感到很快乐;爱周巡,幻想侮辱他使他痛苦,践踏他的尊严,感到很快乐。

我说,这是幻想去做一条蛆而感到快乐。像一个人一样去爱周巡,没办法让她这么快乐。
大学讲,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意不诚心不正,你说你要修身,放你妈的托马斯螺旋崩坏屁。
我说了这样的话,我不是人了。

我誊抄的时候就想,如果有50%的杂食关注我的文,他们来看什么?是不是来看周巡挨艹的?是不是只要艹了周巡,凭谁都行?

我誊抄的时候就想,那你们别在我这吃了。这么多开饭馆的,不缺我一个。
你们当然有自由做任何事,你们吃饱了有力气去幻想做蛆,让我很难过,我也有自由不想让你来吃。
你们有幻想做蛆的权利。
我看见你们幻想做蛆,我有不装瞎、表达观点的权利。

我誊抄的时候就想,是不是你们觉得幺鸡很酷?没见过这么酷的人是吗?我见过好几个。我们辖区有个贩子,车窗夹住民警的手拖行二百多米,狂又嚣张,不怕被抓后会怎么样。
我不知道他在看守所嘲讽民警时是不是比幺鸡更酷,我只知道民警的老婆在哭。
你找个毒龄四年以上的冰友,比幺鸡还他妈的酷。你喜欢,你就自己去找个真的过过瘾,好吗?

我誊抄的时候就想,我还是得先在自己眼里做个人吧。
————————————————————

1.我想了几天,决定不做儒生了。

2.我知道我不可能在所有人眼里是个人了。我尊重、包容不了这个。

————————————————————

又数日之后的昨天,我因为一点小事玻璃心炸裂,做了纯食的统计,给大家添了麻烦。
得到了很多杂食群众的善意。
我不知道昨天在评论区嘲笑我追热度,两面派的是不是这位。我很在意,也不在意。
喜欢她的,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厌恨我的,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我们对世界没有什么意义,只在在乎我们的人眼里才有意义。

我并没有与杂食不共戴天,我理解杂食,我甚至理解all和最大拆家双关,杂食粉的存在也不是问题的所在。
如果哪一位真的觉得我cp洁癖到和杂食不共戴天,正好喜欢幺鸡、或者喜欢侮辱践踏强暴,我只能说:很抱歉,我是个刻薄的人,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宽容。

昨天有位朋友劝我说,也许还是(下意识地)对很多事充满了爱意和期望。
这世界与世界上的人当然不会尽如我的期望。我看着充满善意的杂食群众,当然不能假定大家都不是为了吃肉,或者都不热爱幺鸡。

我在努力改变自己,换一套哲学体系,降低期望,稳定心态。因为我还是要试着去改变世界。
哲学家们只是在用不同的方法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

我没有什么本事,但期望着能对谁有一点点微小的,好的作用。

想了想还是和大家解释一下。这天底下的很多事情,想想都一样,令人在意,也没什么好在乎的。
给大家添麻烦了,惊动了不少朋友,非常抱歉。

评论

热度(34)

  1. 不想出差慕老曾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