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出差慕

鬼怪与猫(一个脑洞)

最近看了美女与野兽的时候想到了这个脑洞,也算是一个梗,然而自己没本事变成文,欢迎任何太太把这个变成文。
假设使者一直都有记忆,鬼怪见到过王黎的临终时的样子,知道他的长相。
王黎死后在地狱赎罪,也将金信曾经的杀戮之罪(鬼怪因此成真正的神)全部赎完后已经900年了,最后王黎希望能见到金信,获得他的原谅。鬼是不能返阳的,王黎向神祈祷,神跟王黎做了一个交易,让王黎以黑猫的形态回到金信身边,每隔十天王黎有三小时的机会恢复人身,如果三年内金信能对王黎说出原谅,就由金信决定王黎的今后,是转世还是其他,如果金信始终没有表达出来,三年后王黎就会永远变成一只黑猫,最终以猫的寿命死去并灰飞烟灭。王黎同意了交易。
人间,德华捡到一只黑猫,丢给他叔叔养,表示叔叔一个人在家太孤单,就养个宠物吧。金信无奈的养了这只全身纯黑的猫,感觉跟地狱使者一样,就取名叫使者。金信带着猫过着无聊颓废的日子,偶尔在客厅喝醉醒来却在床上的时候,也毫无记忆,以为是自己迷迷糊糊中走去床上的。王黎看着金信孤独的生活,除了世代的家仆柳家,几乎是完全孤单寂寞的,身边没有一个朋友,也根本不敢跟任何人有近距离接触。王黎深深懊悔,不敢以真身出现在金信面前,只敢默默的以猫的形态在他身边,希望能减少金信的孤寂。
一天,金信突然被一个少女召唤,领回家了一个鬼怪的新娘(女儿),王黎很喜欢这个让金信的生活多了欢笑的小姑娘,恩卓也被这个善解人意到几乎跟人一样的猫震惊到完全以对待人的方式跟他交流了。直到有一天金信又喝醉之后,本来准备叫德华来帮忙的恩卓看到了一个一身黑的大帅哥才知道家里的使者真的是人啊!王黎要恩卓保密,开始跟恩卓有了保守一个秘密的革命友情,经常在金信不知道的时候一起做家务,吐槽金信,恩卓也一次次帮王黎试探金信,希望能听到时隔900多年,金信对王黎的感觉。然而当年的金信是爱着王黎的,身份性别的不同让他忍痛同意先王旨意,将自己最亲的人嫁给了最爱的人,然而最后整个家族的毁灭又让他深恨王黎,死而复生后临终自己的王黎又让金信的心里平添一份复杂。这段感情如心中禁地一样,虽然恩卓想尽办法也无法让金信说出自己的真心想法。王黎在金信身边两年的陪伴,让他早觉自己罪孽深重,不值得被金信原谅,劝恩卓放弃尝试,毕竟王黎连真身站在金信面前的勇气都没有。
恩卓将王黎带到自己打工的炸鸡店,王黎即使是猫的形态也一眼认出sunny就是当年的金善,于是跟恩卓一起让金信兄妹相认。正在一切都向好的发展,金善也知道猫就是王黎,和恩卓一起说服王黎恢复真身,跟金信亲口道歉,求的原谅的时候,朴中元找到金善准备报复金信兄妹。
在朴中元准备在炸鸡店伤害金善时,被恩卓吹灭打火机召唤来的金信刚好看到从黑猫变成王黎,并挡在金善和朴中元之间。金信和王黎一起赶走了朴中元后,对使者就是王黎之事,完全不能接受,觉得是王黎的有一种手段,怒不可遏的掐住了王黎的脖子,王黎流泪对金信说出自己的歉意,但是盛怒的金信完全不接受,王黎再次变成猫从店中跑出。
恩卓跟金善根金信解释,金信认为他们都知道而唯独瞒着自己的事情而生气,将恩卓也赶出家门,回到别墅的金信将使者猫的物品从家里丢出,在别墅附近垃圾桶看到自己熟悉的东西的使者猫在瓢泼大雨中离开。
恩卓和金善担心大多数时间只能变成猫的王黎,四处寻找,又一次碰到朴中元,王黎强行从猫变人,被朴中元重伤,后金信赶到,将朴中元杀死。王黎又变成猫离开。这一次王黎感到自己再也没有能力变成人,也许真的只能以猫的形态死去。
金信回到别墅,在连绵近一个月的阴雨中,渐渐平息了怒气,开始觉得哪里都看到使者的身影,家里常常能听到猫的叫声,自己偶尔还会在超市的酸奶柜台驻足,觉得居然一直没有怀疑自家黑猫完全靠酸奶为生的行为不正常的自己简直是猪脑子。恩卓和金善开始对金信混合双打,一方面告诉金信王黎的悔恨和这两年对金信的照顾,一方面灌输金信在首尔这种大城市中,一只小小的黑猫是多么的危险。
金信一面在恩卓面前装硬气的表示绝不原谅,一面开始偷偷寻找使者猫的踪影。直到有一天在马路口捡到脏兮兮一只前爪微瘸的黑猫,使者猫看到金信匆匆跑过马路,一辆货车横冲过去,眼睁睁看着黑猫的身体被车覆盖的金信觉得自己大脑一片空白,直到车开过,那个小小的黑色身影再次跑过马路的时候才完全不顾这是光天化日之下之间变到马路对面拎起黑猫的脖子直接打开旁边的商店门走回别墅。
金信回到别墅后一言不发,只是狠狠的给使者猫洗澡,使者猫全程低头乖巧,只在金信为自己上药的时候,才颤抖几下,金信看到这样的王黎又是心疼又是生气。终于忍不住狠狠骂了王黎,最好原谅了王黎。使者猫有一次变成了王黎。金信在知道王黎的后来由自己决定后,果断的让王黎陪伴自己,一起“孤单”到老。

评论(7)

热度(45)

  1. 狗家少爷(≧∇≦)不想出差慕 转载了此文字